1951年創刊 國家檔案局主管

投稿
首頁 > 文化 > 歷史 > 正文

費云東與1949年前黨的文秘檔案保密工作研究

核心提示: 中央檔案館的“老檔案”費云東,自中央檔案館開館的那一天,從事中央檔案資料征集工作,直到離休。

費云東近照

費云東近照

中央檔案館的“老檔案”費云東,1955年來到中央辦公廳秘書局第三處(中央檔案館籌備處),學習了一年檔案專業之后,1959年10月8日,中央檔案館開館的那一天,到北京西山(中央檔案館所在地)落戶,從事中央檔案資料征集工作,直到離休。這為他的新中國成立前中共文書檔案工作、機要工作、秘書工作研究奠定了基礎,創造了條件。

1982年3月19日,時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分管中央檔案館工作的曾三給中央檔案館館長王明哲等寫信:“我們收集黨的歷史檔案資料,寫回憶錄等,但是未把檔案工作的歷史專門收集,整理一下,這將是一個缺點。我建議云東、景堂或孫劫之等同志,由他們考慮一下,把這一工作抓起來。希望裴桐同志多談一談,記錄下來……”3月22日,王明哲批示:“館長辦公時先商量一下,此事可請孫劫之同志組織云東等征集科同志辦。”

新中國成立前黨的文書檔案工作以及秘書保密工作文件資料的收集及其研究工作就是這樣提到了工作日程。費云東和同事們一起投入到這項工作之中。

1.搶救“活材料”

1982年5月和1983年8月,中央檔案館兩次召開延安老同志座談會,由曾三、裴桐同志主持。王首道、劉英、李質忠、葉子龍、黃霖、李琦、劉旭等50余人到會,回憶、討論黨中央、中央軍委各機關在延安、西柏坡時期的秘書工作、機要保密工作、檔案管理及機關轉戰工作等。

1983年5月,費云東等請原中央秘書處負責人黃玠然、張紀恩兩位老人到中央檔案館一月余,幫助鑒別地下斗爭時期的疑難文電;介紹1921至1935年黨的秘書工作“由草創到科學”的過程;介紹黨中央地下檔案庫的來龍去脈,領導關系,敵我斗爭特點等。

1986年和1989年,中央檔案館在上海兩度召開中央文庫老保管員座談會。1926至1935年中央秘書處、中央文庫、中央特科的老秘書、老檔案、老機要、老交通張紀恩、羅文、吳成方、韓慧茹、劉釗、周天寶、陳來生等20余人到會,暢談地下斗爭時期文件密寫技術,暗語、代號、偽裝技術,文電傳遞技術,敵我斗爭特點和保密紀律等。

1987年及之前的幾年,費云東他們結合征集革命歷史文電工作,有針對性、有重點地訪問了林楓、劉彬、王鶴壽、呂振羽、繆敏、李沫英、張曉梅等50余人。這些同志介紹了黨中央領導人重視秘書工作、檔案工作、機要保密工作以及艱苦奮斗的故事。

2.收集有關文件電文

一是去外地征集。從1982至1987年,費云東等去沈陽、石家莊、上海、武漢、西安等30多個地方的檔案館、圖書館、博物館、黨校,查找到各邊區黨政軍機關涉及文秘、檔案、機要保密工作內容的歷史文電400余件(復制件)。

二是向老革命同志征集。多年來,他們接收了林伯渠、謝覺哉、王鶴壽、師哲、胡喬木、李質忠、曾三、裴桐等數十人交來的大量有關秘書、機要保密、檔案工作方面的歷史文電。

三是從黨中央歷史檔案中查找。在中央檔案館查找到大革命時期、土地革命時期、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的文秘、機要、檔案工作歷史文電400余件。

在得到近百萬字的回憶錄和數百件第一手資料之后,由幾位較為了解當時情況和熟悉文秘、檔案、保密工作的老同志進行分類整理、鑒定考證,并按歷史分期寫出秘書史60萬字、文書檔案史50萬字、保密工作史25萬字、檔案文獻征集史30萬字。費云東等在這個基礎上,進一步研究寫成著作。

3.具有開創意義的五本書

《中共文書檔案工作簡史》(1921—1949),費云東、潘合定編著,1987年年底出版。這本書文字不多,但是中國共產黨自成立至1949年的文書工作、檔案工作較為系統的簡要歷史。全書分為黨的創立和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文書檔案工作;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文書檔案工作;抗日戰爭時期文書檔案工作;解放戰爭時期文書檔案工作共四篇49章。其中講到文件的產生、種類、性質、傳遞;最早的法規性文件《文件處置辦法》;最早的“中央文庫”;檔案的形成、整理、保管;文書檔案工作機構、秘書處工作;蘇區文書檔案工作、地方文書檔案工作、紅軍文書檔案工作等。

《中共文書檔案工作文件選編》(1923—1949),由中央檔案館編,潘合定、費云東、余貴華編輯,1991年出版。選編的123件文件,都是第一次同讀者見面的,是撰寫秘書史、文書檔案史等的重要依據和基礎。開篇是1923年6月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文件《中國共產黨執行委員會組織法》(節錄),其中規定“秘書負責黨內外文書及開會及記錄之責任,并管理本黨文件。本黨一切函件須由委員長及秘書簽字。”(委員長為陳獨秀,秘書為毛澤東——作者注)。其中還有1931年由瞿秋白擬寫的《文件處置辦法》和1938年《毛澤東關于收集材料問題致金城信》等。

《中共秘書工作簡史》(1921—1949),費云東、余貴華編著,1992年出版,共四篇。第一篇是黨的秘書工作的創立。講述秘書工作的萌芽,建黨初期領導人兼做秘書工作,建立秘書制度、文件格式及書寫、文件的傳遞、文件材料管理制度、秘書人員紀律等。第二篇是黨在白區和蘇區普及秘書工作。講述秘書工作機構,中共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秘書處、文書工作技術、秘密技術工作、加強請示報告制度、中央文庫、電訊業務、蘇維埃政府秘書工作、群眾團體秘書工作、地方黨組織秘書工作、紅軍的秘書工作等。第三篇是在抗日戰爭中健全秘書工作。講述秘書工作機構變化、文件材料處理、文獻編輯出版、保密工作、八路軍新四軍的秘書工作、抗日民主根據地的秘書工作、黨在國統區的秘書工作等。第四篇是解放前夕全面發展的秘書工作。講述大轉移中的中央辦公廳、中央機關文電處理工作特點、檔案的疏散和轉移、各中央局的秘書工作、解放區人民政府的秘書工作、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秘書工作、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對秘書工作的關懷等。

《中共保密工作簡史》(1921—1949),費云東主編,1994年出版。全書分四篇,即黨的創建和大革命時期的保密工作、土地革命時期的保密工作、抗日戰爭時期的保密工作和解放戰爭時期的保密工作。它是第一部比較系統地反映我們黨自1921年到新中國成立的28年間各個時期保密工作歷史面貌的書。它敘述了中央對保密工作的指示、方針、政策;老一輩革命家對保密工作的關懷;保密教育、檢查、制度、紀律和工作方法,以及訓練干部等保密工作各個方面。

《中共檔案文獻征集》,費云東著,2004年出版。檔案的收集、征集是檔案工作的開始,各檔案專著多有敘述,但作為檔案收集專著,尤其是專門講述新中國成立前黨的檔案征集工作,更是頭一回。全書二十二章,敘述征集工作的目的和意義;征集名人文稿;大革命以前、二戰時期、抗日戰爭時期、解放戰爭時期以及建國初期檔案資料的征集工作;征集工作中的調查研究;處理好征集工作中的幾種關系;曾三與征集工作;征集工作者的基本素質等。

以上五本書填補了中國共產黨自成立到新中國建立的28年間,黨的文書工作、檔案工作、機要保密工作和秘書工作歷史書寫及其歷史文獻選編出版的空白,做出了具有歷史意義的貢獻。這以后,費云東同志還參加了《中華秘書全書·中國秘書史卷》和《中華秘書全書·中國秘書人物卷》的編寫工作。《中國秘書史卷》由主編楊劍宇和費云東兩人完成。《秘書人物卷》由主編王守福和費云東等7人撰寫。這兩部書已于2006年3月出版。

1929年10月13日,費云東出生于河北省青縣王勝武屯一個農民家庭。1949年2月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51年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負傷,成為“三等甲級榮譽軍人”,回國治傷后到華東行政委員會民政局任機要秘書,不久便開始了中央檔案館的征集工作歷程。他幾十年如一日,和同志們一道,征集了大量的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的手稿和革命歷史檔案,同時獲得了豐富的黨史知識。

1975年10月10日費云東被借調到“毛澤東選集編委會注釋組”,參與《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注釋工作。1977年11月《毛澤東選集第五卷詞語簡釋》一書出版,共載注釋503條,16萬字,其中費云東注釋80條。1976年,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相繼去世,費云東從檔案中提供了“周恩來略歷”、“朱德略歷”和“毛澤東略歷”基礎材料。以后又發表多篇獨具史料性的文章,如《毛澤東與秘書檔案工作》、《周恩來與黨的第六次代表大會秘書處》、《朱德與紅軍檔案》、《任弼時秘書工作指導思想》、《檔案工作創始人——張唯一》等。

1990年10月27日費云東離休。但新中國成立前黨的秘書工作、機要保密工作、檔案征集工作等的研究尚未完成,他仍然堅持上班,繼續他的未竟之業。即使在北戴河療養期間,他還在修改他的《中共保密工作簡史》書稿清樣。

2000年7月9日費云東接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證書”,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2000年2月至2002年年底,中央檔案館連續三次返聘他去做電報本著錄標引和需要拍照的永存檔案的前期工作。

2004年7月7日,他還被邀請到中辦秘書局局史辦公室講授“中共秘書史”。

2005年12月26日費云東依依不舍地搬出了中央檔案館,時年76歲。31日,他將23年收集到的近千件中共文書檔案整理成73卷,并對其分析、研究、考證工作進行了總結,為其研究工作畫上圓滿的句號。

    (作者系國家檔案局原副局長)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中國檔案
0
开元棋牌外挂